基因资本

新闻动态

数千亿辅助生殖市场,互联网企业如何抢食?

2015-07-12

数千亿辅助生殖市场,互联网企业如何抢食?

    2017年03月27日 09:57    |  3204
 
 
摘要:

在辅助生殖领域,线下实体才是盈利的大头。

【健康点】近年来,“普遍二孩”政策的开放以及我国不孕不育率的提升导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辅助生殖的技术怀孕生子,随之而来的便是国内外辅助生殖市场的不断扩大。

根据中国人口协会、国家计生委联名发布的最新《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不孕不育率已经由20年前的3%提高到12.5%至15%,患者人数已超过4000万,这就意味着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不孕不育患者。此外,“普遍二孩”政策开放后,国内符合二孩标准的夫妻大约9000万对,其中35岁以上的女性6000万人,这些人群都是辅助生殖技术的目标用户。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预计未来因为二胎政策每年新生人口数量多增加430万人左右,按照二胎生育20%的辅助生殖需求,则年辅助生殖生育需求在290万-335万之间,假设这其中每个新生儿出生平均需要进行2.5次辅助生殖手术,辅助生殖手术每次3万元左右,则理论市场规模应该超过2000亿元,假设这其中仅有65%的愿意采用辅助生殖技术妊娠,则年市场需求规模在1500亿元左右。

面对这样一个数量大、客单价高的用户群体,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入场,试图从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从怀孕前的经期管理到备孕时的排卵期监测、备孕方案制定、人工授精等技术辅助备孕再到怀孕后的围产期管理,与怀孕相关的每一个环节都可以“互联网+”。

基因资本合伙人温慧生在接受健康点采访时提到,当下,互联网+辅助生殖领域有三大机遇。第一,消费升级:二胎政策扩大了市场容量,而且患者除了追求效果,还追求好的就医体验,愿意为体验支付溢价;第二,国家对医疗领域的管制逐步放松,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医疗事业;第三,越来越年轻的患者的信息来源、决策越来越依赖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去中心化趋势有助于重塑医生品牌和医疗品牌。年轻女性用户是互联网的主流人群,相对其他病种,生殖互联网平台更容易获取用户。

健康点梳理市场上现有的“互联网+辅助生殖”产品发现,美柚、大姨吗等泛经期管理产品牢牢把握住了孕前的流量入口。但就辅助生殖而言,更专业的产品主要有两大类模式:一类是以孕橙、孕律等为代表的基础体温计为代表的备孕智能硬件(孕橙等智能硬件也可服务于经期管理市场),另一类以贝贝壳、好孕帮等为代表的“线上APP+线下备孕中心”模式。

在辅助生殖领域,线下实体才是盈利的大头,因而互联网公司无一不想参与到线下实体医疗机构中去。然而,获得辅助生殖牌照是目前互联网类公司面临的最大难题。

根据卫计委的统计,目前中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设置人类精子库的医疗机构共有432所,其中大部分为公立医疗机构。

智能硬件+辅助生殖

 

一般情况下,自然受孕的过程为6个月,6个月的时间过后,当备孕双方仍然没有成功受孕后,就会开始寻找一些家用的辅助工具,智能硬件的市场应运而生。

不孕的医学定义为:一年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性生活正常而没有成功妊娠。当用户进入到这个阶段后,大多数人会选择到医院就医,而此时,智能硬件可以在医生进行检测治疗时,成为一种辅助参考的手段。

目前市场上已经有几款备孕智能件,比如himama,产品可通过腋下基础体温测量以及睡眠质量检测来判断用户排卵期。Welltwigs则可以通过测量基础体温+荷尔蒙水平共同推算排卵期的产品。孕橙采用的是口腔基础体温测量方式。

以孕橙为例,目前,孕橙可覆盖的四类人群分别是:生育困难人群、优生优育人群、自然避孕人群和经期管理人群。

孕橙创始人王胤表示,无论是医生指导同房、人工授精或是试管婴儿都需要找到女性的排卵期,目前医院检测排卵期的手段是 B 超检测,这种方法每个月要进行6-8次,每次费用都有几百块,并且医生也只能观察到一瞬间的卵泡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基础体温的检测可以更好地帮助医生判断用户是否已经排卵(比如出现卵泡萎缩,事实上没有排卵,B超无法确认)。

王胤介绍道,孕橙产品可以通过物联网硬件(体温计、排卵试纸)+医生咨询服务模式,监测备孕女性体温等生理指标,帮助其备孕。用户可通过硬件在口腔精确测量正常育龄女性的基础体温,并通过低功耗蓝牙技术实现数据自动与手机APP同步,随后,APP 将自动绘制专业性的基础体温曲线,“这个结果是可以直接打印供临床使用的。”除了基础体温,孕橙APP跟踪和记录女性的身体状况,包括宫颈粘液、月经周期、排卵试纸结果、压力程度、生病、上次发生性行为的时间等,通过独家的FAM(fertility awareness method)大数据算法精确计算排卵日,准确性高达89%。

为了更好地黏住用户,孕橙选择为用户提供在线咨询服务,并不定期发布备孕相关内容,为用户科普。除自己培养专业的客服外,孕橙还通过大数据,为用户提供快速的机器回复。此外,为保证服务的专业性,孕橙还与北京妇产医院等超过40家医疗单位合作。项目为医院提供试用产品,后者则会定期安排医生在孕橙App为用户答疑解惑。并且,产品也对接一些在线问诊的平台,比如春雨医生、阿里健康等,由其他平台的医生在线解决用户问题。

推广方面,孕橙团队与30余个线上社区合作,其中包括宝宝树、大姨吗、好孕帮等,覆盖母婴、备孕和女性三大类。

王胤表示,未来,孕橙将从三部分业务实现盈利,一是硬件的销售盈利。二是咨询问诊的服务盈利。三是成为辅助生殖领域的其他参与者的技术和方案提供商后,收集足够的数据,成为药企和保险方的数据支持,并以此变现。不过,这三大盈利方式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

线上APP+备孕中心/诊所

相对泛经期管理产品和智能硬件来说,以好孕帮、贝贝壳、爱丁医生等为代表的互联网+辅助生殖类产品则从更加专业的角度出发,贯穿整个备孕阶段,无论是在患者入院前提供咨询服务,还是患者入院后,帮助医院进行治疗过程中的用户管理,它们都发挥着一定的作用。

与其他公司相比,贝贝壳的“线上APP+线下备孕中心”模式是一种较为新颖的尝试。

在线上,贝贝壳选择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同样用工具解决痛点。比如,患者可以使用贝贝壳APP阅读科普知识、咨询医生、保存自己的病历资料、记录备孕状况(如是否来月经、是有量基础体温、是否服用叶酸、是否有性生活、是否进行排卵或早孕测试等),以及购买不同的套餐服务(如备孕中心服务,医院的体检、排卵监测、超声造影、胚胎移植服务等)。医生则可以使用贝贝壳医生版进行随访辅助管理、患者教育指导、治疗知识库查询、医治方案对比、品牌化建设等。

而在线下,贝贝壳则为患者提供了备孕中心。它是一种类似于月子中心的机构,但月子中心是服务生孩子后,而备孕中心则是服务怀孕前。

贝贝壳创始人、CEO 石磊告诉健康点,难孕难育的患者总治疗周期约为3~5年,试管治疗的周期约为8个月。期间,他们要反反复复去医院很多次。而国内辅助生殖都是门诊治疗,几乎不提供住院治疗。异地就医的患者,往往都要面临诸多困难,比如住宿贵或不方便、诊前准备不足等。因此,“对于有病的患者而言,看病是刚需,治疗是刚需,住宿也是刚需。满足的刚需越多,产品成功的几率越大。”

在备孕中心,贝贝壳不仅可以帮助患者解决住宿的问题,更在于发挥了预诊功能。其会为患者配备生殖医生、生殖管家和心理医生,协助患者做好充足的诊前准备,如整理病历资料、代办院内事宜、导诊陪诊等,同时也会定期举办线下讲座或活动,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或知识科普。

石磊表示,贝贝壳选择线下备孕中心的原因和京东选择做物流是一样的,是为了做好用户体验。目前,贝贝壳已经在北京、济南、郑州、广州、武汉、长沙以及成都这7个城市自建了备孕中心,备孕床位达3000多张。

虽同样在布局线下,但好孕帮的备孕诊所相对贝贝壳的备孕中心则更偏重医疗。

好孕帮创始人、CEO黄森在接受健康点采访时表示,好孕帮核心定位是依托最大的不孕不育线上平台,分步串联起不孕不育诊疗服务链条中的关键环节,积极落地线下实体诊所与医院。业务中心包括三块,一块是和实体生殖中心合作,介入用户的病程管理、科室建设等。二是积极尝试实体备孕诊所,与医院合作,做前端服务,比如前期检查和周期内护理等。三是针对细分病种用户做医疗服务的定制化的方案。根据病种不同,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推荐。

“在辅助生殖领域,互联网对医院的价值体现在,一方面对医院的流程管理起到作用,提高效率和用户体验。二是对于获客和品牌营销有一定的帮助。而对于用户来说,互联网是一个外部信息获取的渠道,也是在辅助生殖过程中一个很好用的工具。”黄森表示,好孕帮线上平台,能够为用户提供病程管理、PGC及UGC组成的内容信息,用户可根据医生、医院的标签化管理进行查找和智能匹配,并且依托积累的医生口碑进行决策。而其线下备孕诊所与合作医院则为用户提供手术、细分病种治疗以及试管婴儿辅助医疗服务。

线下实体是盈利大头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备孕中心还是备孕诊所,贝贝壳、好孕帮所要做的都是布局线下。

温慧生提到,目前互联网+辅助生殖项目所面临的挑战在于互联网并不能解决医疗问题,不能代替核心的诊疗环节。

生殖中心是辅助生殖核心的服务机构,承担着核心诊疗环节,包括促排、取卵以及实验室培养与移植,是辅助生殖整个过程中盈利的大头。正如黄森所言,“线下实体是辅助生殖领域业务推进的核心,实质的医疗服务发生在线下,核心利润也集中在线下的生殖中心。”但对互联网企业而言,自建辅助生殖中心难度很大。

有调查显示,一线城市试管婴儿手术平均需排队半年以上,严重供不应求。据了解,2012年12月31日,全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机构共356家。近年来,大多地方政府均未新增审批辅助生殖机构。其中342家可以开展AIH(夫精人工授精),215家开展IVF-ET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211家ICSI(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技术),42家AID(供精人工授精),15家PGD(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其中,全国具备AIH/AID/IVF-ET/ICSI/PGD“五项全能”资质的医院仅有11 家。牌照数量越少预示着技术难度越高,公立医疗体系对此的垄断性越强。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经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每年能完成不孕不育诊例尚不到70万,而不孕不育患而不孕不育患者数量在4000万,差距非常悬殊。

据了解,辅助生殖技术在国内开展以来,非法开展相关技术的报道屡见报端,包括通过辅助生殖技术进行性别筛选、生育多胞胎、非法代孕等。正是由于存在诸多的不法行为,导致卫计委在批准400多家辅助生殖机构之后紧急叫停,停止新牌照的发放。我国现有的辅助生殖技术和机构远远不能满足市场,但伦理和技术等问题得不到好的解决,预计未来审批发放新的辅助生殖牌照难度依然较大,辅助生殖市场仍然有很大的进入空间。

此外,目前我国辅助生殖人才短缺,生殖中心建设成本高等问题也是限制该领域实体机构发展的重要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辅助生殖”企业自建或合作相应的线下服务机构,形成独立的闭环服务体系是较为理想的策略。

据了解,好孕帮目前正在山东、北京两地筹备建立诊所,北京诊所即将开始营业,其诊所定位与生殖中心的区别在于,生殖中心服务的重点是患者的治疗,而好孕帮备孕诊所的服务侧重于试管婴儿周期前的检查、周期后的护理等。健康点独家获悉,好孕帮已于近日完成B轮融资。

好消息是,生殖医疗中心的牌照正逐步向民营资本放开。据了解,2015年通策医疗便获得生殖医疗中心的牌照,其昆明生殖中心正式营业。2016年和睦家也获得生殖医疗中心牌照,其天津生殖中心正式成立。

-end-


上一篇:广州明师教育获基因资本2亿元B轮投资 下一篇:最后一页